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tits,新手必看

我估计胡汉升以为家里没人便走了,我和苏春儿兴致勃勃地品着红酒,吃着美味。

  “韩潇!你个臭小子,快开门,我知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在里面,你有本事抢别家老婆,你有本事开门那!甭猫在里面不吭声,我TM知道你在家。

  苏春儿你个臭婆娘,看来你们早就有一腿,我TM是瞎了眼了我,呸!开门那!TM死韩潇!你给我滚出来!”胡汉升连踢带踹,恶狠狠地叫骂声再次席卷而来。

  苏春儿一听,和自己过了十年的老公竟然骂自己是臭婆娘和奸夫淫妇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立马骂了回去:“胡汉升你TM不是人,我白和你过了这么多年,咱俩离婚吧,我心里已经没有你了!”我一听,有戏。

  苏春儿既然心里没有胡汉升,那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有了别人,当然那个人是我了,我心里顿时美滋滋的。

  随后门外一阵沉默,再一次没了动静。

  一时之间,我又觉得这样避而不见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,对胡汉升来讲也不公平,毕竟是人家老婆在我家常驻。

  “春儿,要不,咱开门说清楚得了。

  ”我紧握高脚杯保持姿势,试探苏春儿。

  苏春儿沉默几秒钟。

  “不用,让他随便作,随便闹腾去吧,不争气的家伙,我已经对他死心了,他死了也跟我没什么关系。

  ”死心了,这意思很明显。

  莫非她真的对我有意思,这事儿算是成了,我心里顿时百花齐放,乐不思蜀。

  自从上次胡汉升来闹腾完之后,我这小日子安生了几日。

  一个星期之后。

  为了忙策划案的事情,我开始忙活得不可开交,经常加夜班,我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总是惦记着苏春儿,隔三差五就给苏春儿播过一通骚扰电话嘘寒问暖互诉衷肠,生怕她和胡汉升旧情复燃。

  “师傅,还在那撩妹儿那?这回又是谁家的那小谁啊?是大姐啊还是大妈啊?让我也听听。

  ”我正和春儿聊得正嗨,徒弟小诗不知啥时候跟个耗子似的偷溜进办公室,凑到我耳边偷听。

  “去,去!离你大哥远点儿,你这死丫头,没看你哥正忙着吗?给你闲的,多管闲事儿,以后小坟丰满了再来捣乱。

  ”我一副嫌弃的眼神指责小诗,一手拍了下她那还未起色的扁平臀。

  “哎呀,韩哥,你也老不正经,聊网恋,小心一见面,吓你个哑口无言、魂飞魄散、死无全尸。

  ”小诗又开始耍嘴皮子。

  “放屁,什么狗屁网恋,这是你未来的嫂子,放尊重点,别让你嫂子听着。

  ”我怯怯地死死捂住话筒,生怕电话那头的苏春儿听见。

  “小嘚瑟,有事儿说事,没事滚远点。

  ”“哼!这回又要治疗哪位姐姐胸前的肿瘤啊?别肿瘤没治好,命再搭上。

  老板叫你中午吃完饭马上去启鸣策划案的那家广告公司谈合作的事,务必尽快。

  ”小诗边照着‘照妖镜’描画着鬼眼线和狗血口红,边提醒我。

  “好了,知道了,小妖精,快出去猎食吧。

  ”我和小诗一顿调侃,催促她出去。

  小诗白了我一眼,妖里妖气地走了。

  “好了,亲爱的春儿,我先忙了,晚上再给你打电话。

  ”我恋恋不舍挂了电话。

  吃过午饭。

  我立马赶到那家要合作的广告公司-瀚森广告公司,听小诗说这家公司一个月之前被一工程队老板收购,这瀚森的大名还是后来合并的。

  这公司大门的大招牌,跟个送葬花圈似的全部是暗灰色,我很是好奇,连刘曼丽这个很有手腕的女人都见不到的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  按理儿说,刘曼丽一般的策划案都能搞定,怎么到这儿竟然碰一鼻子灰,这事儿有些蹊跷,我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这老板不好对付。

  踏入这广告公司办公大楼,我的个乖乖,寒意袭人,阴凉的寒气顺着脚底窜上脊背,这哪是公司,跟殡仪馆的气氛差不到哪里去。

  冷清不说,除了前台的一个招待,一个工作人员都瞧不见。

  那招待脸上扑了几层厚厚的脂粉跟白无常似的,红嘴唇跟吃了死孩子似的。

  “先生,您是来谈合作的吗?有预约否?”招待的红嘴唇上下一张一合,轻声问我。

  我的魂儿不知不觉被她勾了。

  狠劲摇了摇脑袋,我恢复理智,把三魂六魄拽回来,“嗯,没有预约,你们老板在吗?我是来谈启鸣策划案的。

  ”“这位先生,我们老板在,您稍等,我打电话问问。

  ”那招待随即拨通了电话说明情况,似乎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没好气地叫骂声。

  再不就是我耳鸣听错了。

  “先生,十分抱歉,我们老板今天有几场会议要开,恐怕您要在这儿多等一会儿了。

  ”那招待毕恭毕敬地解释。

  好吧,只能如此,我必须今儿把这策划案拿下,将刘曼丽踢出局,设计总监的位置让出来。

  我坐在那里左等右盼,门外的路灯纷纷亮起来,员工也陆陆续续下班,还是不见那广告公司老板的半个影儿。

  我急着回家享受和苏春儿的美好时光,这倒好,今晚又得加班。

  心里头积压已久的火苗立马窜上来。

  “你那老板开会还没开完吗?比总理还忙啊?快让他来见我!”那小招待心虚,语无伦次:“呃,这个……先生,您先冷静,别激动……”我看出这里面肯定有猫腻,趁小招待一个不留神,溜进电梯自己去找那老板。

  到了三楼,一瞧,真是气煞我也,那老板正和一位小秘书在办公室里搂搂抱抱,亲亲我我,竟然把我们谈合作的事情抛掷脑后。

  竟敢忽悠我,以为我是好欺负的,这算什么。

  考虑再三,不能跟合作方起冲突,不然合作没个指望,我悄悄地敲了下门,干咳一声。

  “咳咳,打扰了,瀚森老板在吗?我是启鸣策划案的负责人韩潇,能耽误您几分钟吗?我是来谈合作事宜的。

  ”“TM滚远点!”那老板愤恨叫骂一声。

  我一听,炸了,哪有老板这么对待合作方代表的,一时冲动,我一个狠踹踢坏办公室的门,冲过去一把将那女骚货拽到一边。

  再定睛一看,我懵了。

  竟然遇到了熟人,这老板不是别人,无巧不成书,我瞄了一眼那西服上的工牌,确认是不是眼花了。

  工牌上赫然署名:瀚森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-胡汉升。

  我在广告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竟然见到了胡汉升,十分诧异和不解。

  “胡汉升?怎么是你?你不是在包工程队吗?”“怎么着,就行你出来放火,不行别人来这点灯,不想再见着我啊?我胡汉升又回来了。

  ”胡汉升煞有介事地板着身板说。

  我噗嗤一笑,心想什么胡汉升,应该是胡汉三吧,走到哪儿都惹人唾弃。

  “哼!韩潇,你TM的还有脸问我,拜你所赐,我前一阵把工程队给卖了,正好我和这家广告公司老板是哥们,他要转让股权,我把它死皮赖脸硬生生收购过来。

  ”胡汉升整理了一下被那骚货小秘扯歪的领带,没有好气地瞪着我。

  “卖工程队?收购(是男人就把她搞大)股权?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?卖工程队的钱也能买不起这股权?”我扯着那挣扎的骚货小秘的小细胳膊就往外推,狠狠将门一甩。

  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胡汉升两个人。

  我很是怀疑胡汉升收购广告公司钱的来处,又没理出个头绪来。

  “你TM拐了我老婆,我要报复你个瘪三儿,只要我胡汉升还有口气喘,就跟你死磕到底,你TM让我丢了老婆,不让我有好日子过,我就要搅得你鸡犬不宁,今后你NND别想过安生日子!”胡汉升说着,猝不及防恶狠狠地冲我的额头就是一记侧勾拳。

  我还没回过神来,有点蒙圈,眼前出现的全是星星点点,这一拳的力道不轻,有点让我找不着家门的节奏。

  等我缓过神来,又挨了一记左直拳,鼻子瞬间一酸,哗哗淌血。

  我也并不是好惹的,转瞬,我像被针扎了的气球,火气上涌,如同翻江的野马,抛了锚。

  “你奶奶个腿,这么多年赌友了,竟然真敢动手揍我,给你脸了!TM吃老子一拳!”我反手狠狠用直拳、摆拳、左右上下勾拳以及五花组合拳一通反击胡汉升,抡得胡汉升直转圈,晃晃悠悠跟不倒翁似的,满地找牙。

  “你老婆说心里已经没有你了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强扭的瓜不甜,你TM还执着个啥劲儿,不如成全了我们。

  咱们赌桌兄弟一场,闹到这份田地,不至于?你欠我的钱我也不急着要,可以分期还我。

  ”我苦口婆心地劝说边观察胡汉升的细微反应。

  “TM还跟我提钱,我老婆都被你睡了,还要什么钱,再说我从来都不欠你啥钱。

  ”胡汉升豁牙漏齿地竟然赖起账来。

  我气急败坏。

  “你TM真成胡汉三了,泼皮无赖,死赖账啊,二十万那,这数目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这事你竟然给我私自一笔勾销了?你NND,早知道你这样无赖,我打欠条好了。

  要不是看在苏春儿的面上,我早就向你讨了。

  ”我一个转身,狠掐胡汉升的脖子。

  他不想还钱,苏春儿永远是我的女人,正合我意。

  “你他娘还敢提我老婆,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,你个死韩潇,终于承认你对我老婆早就打坏主意了,我TM弄死你!”胡汉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狠话。

  说着,胡汉升挣扎着用胳膊狠劲拉我的手,他应该是喘不过气来了。

  转念一想,我梦寐以求的老婆苏春儿已经是我囊中之物,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,认了吧,不还就不还,老子也不要了,钱就是TM流水,死了也就是废纸一堆,还计较个啥。

  俗话说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遇到春儿,我的价值观也变了。

  只要苏春儿能一辈子在我身边就心满意足。

  更何况,苏春儿曾经是胡汉升的老婆,我不能对她老公太过分。

  想到这儿,我掐着胡汉升脖子的手指,有一丝松懈,不想再纠缠下去,索性回家得了。

  跟胡汉升也说不出个真假对错。

  我转身想要出去,这倒好,胡汉升还来劲了,在我背后猛冲过来,勒住我的脖子不放,我挣脱开来为了自保,顺手抄起办公桌上的移动电话向胡汉升的脑门狠力一砸,他的眼角立马开了个大口子,鲜血直流。

  胡汉升眼睛一模糊,东摸西摸的在那打转抓瞎。

  我抓紧时机,拽门就逃,那骚货小秘还在门口地板上傻愣愣不知所措。

  这小秘跟胡汉升一个德行,竟然拽着我的大腿不放手,还狠狠咬了我一口。

  “干啥,你个骚娘们,要碰瓷儿不成!你属狗的啊,别TM给我传染上狂犬病或者艾滋病之类的。

  ”我狠狠踹了那小秘一脚,这才挣脱魔爪。

  我心里头不舒服。

  真是个殡葬馆版广告公司,个个凶神恶煞,比魑魅魍魉还可怕。

  胡汉升做老板,等着倒闭。

  我开车往家奔,此刻我一心想着回家见我的女神春儿。

  我顾不上许多,急匆匆往家赶。

  离家愈来愈近,我忐忑焦躁的心也渐渐平息安稳许多。

  一进门就听到苏春儿娇嫩的细语:“呦呵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,我的大忙人,韩哥?”苏春儿见我破天荒地早早下班十分惊讶,忙放下铲子上来迎接。

  我默不作声,连鞋托都没换,径直向浴室小跑过去,生怕苏春儿注意到我凌乱的衣衫、满身的伤痕和异样的眼神。

  我本想把脏衣裤扔了,再洗个澡,换身新衣服,以免苏春儿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

 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我确实不想让她担心。

  “没事儿,今儿啊,今儿公司不怎么忙,就早回来陪你这位大美妞了呗……”我故作镇定,假装没事儿人似的,一边脱被血迹弄脏的衬衣,隔着浴室门大声回应。

  苏春儿是个聪明女人,我的反常举动逃不出她的火眼金睛,没注意,苏春儿紧随其后,没敲门跟我进了浴室。

  

呐,小三三,为何呼吸这么快?白狐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询问道。

  被班级男生拖去宿舍还有陈朝森的几条微信。

  听到大帅哥这词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点不舒服,是不甘心的感觉吗......珊珊最后一次看了窗外想着,/他,真的不来了吗?/一层一层扒开衣服我一口气直接背完,丝毫没有一点拖泥带水。

  后面估计就安静下来了,估计是撤退了。

  星繁崩溃了,脆弱的自己,不过如此吗。

  我为了鼓励她,用情绪激昂的语气说道。

  被班级男生拖去宿舍下面的大门我会把它关上的,不认识的人过来不要开门啊,绝对不可以让他们进自己的房间,知道了吗?。

  自治委官方曾不止一次发言,强调将不会为凯顿议员开具哔校议员身份证明,并会着力点明凯顿议员在哔校的成就。

  什么啊?难道你问我不会告诉你么?应该会的吧……韩振浓密的剑眉一挑,深邃如海的眸底,突然闪过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意。

  被班级男生拖去宿舍现在莉儿站在更衣室的单间里面,这倒是帮了莉儿不少的忙,至少不会被奈月她们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,要是被看见了指不定还要被照顾一阵子。

  贤惠的说道:阿守啊,你能不能不要这样?世界如此安静,你却如此暴躁,不好不好,这样真的不好。

  随后,就是一阵安静的各自吃饭的时间。

  七星剑诀这招我经常看苏澈用,刚才与白易的战斗中他也用了这招,可是......众所周知,音乐步行街一直是情侣们约会的圣地,她竟然提议去那里,难不成……确实任吉时对(两性口述小说)于御姐的爱几乎是病态的,在玩galgame时只攻略御姐遇到萝莉什么的就马上跳过去。

  无意中,东闾璟妤瞥见学宫深处还有一间大房,其大门紧闭,门外卫士不下百人,里面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宝物。

  惠子的慷慨陈词,只换来韩奕的一个神之藐视,他只静静看着白雪,时刻牵着她的手。

  一层一层扒开衣服这是一节习题课,数学老师刘方正在讲台上不遗余力地重复着重要的知识点,但是班里却是死气沉沉,基本上没人在听他讲课。

 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用手扫开了字条上的灰尘。

  被班级男生拖去宿舍还有,她睡觉的时候就让灯点着吧,这样应该多多少少能减少她的突发性骚动。

  许玲一同学?很是抱歉,我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一个女孩子。

  每个班级都要负责将班级重新弄回原来的样子,学生会的成员也必须在最后进行检查,最后才能离开学校。

  若曦也知道当年自己的阴谋,虽然若曦被还在自己身边,但是现在这个不确定的因素另他非常烦躁。

  「心中明明就要答案刚才问我一大堆问题做什么,真是讨厌。

  

“不用再脱了,就这样子就行。

  ”孙萌萌还想要将自己的内.衣脱下来,杨修赶紧弄制止了起来,因为现在孙萌萌的状况有些严重,也不能耽误,杨修现在完全就没有心思占孙萌萌的便宜,他让孙萌萌趴在床上,在她纤细的腰上插上了一组穴位,孙萌萌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声音,这声音还是让杨修有了些激动的感觉。

  这孙老师叫声真好听,在床上做运动的叫声,一定更加好听,杨修心里估摸了一句,心里更加对孙萌萌有了些想法。

  “好了,我现在就带你去卫生所,给你洗胃,被衣服穿好。

  ”杨修收好了银针,等孙萌萌穿好了衣服后,将自己的后背贴了上去,孙萌萌也明白杨修是什么意思,有点害羞的说道;“这样子,这样子不好吧?我自己可以走。

  ”“上来吧,没事,我都不介意,你介意个什么劲儿。

  ”杨修装模作样的数落了孙萌萌一番,也不管孙萌萌答不答应,拉着她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背着他就往学校的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
  到了学校门口,卫生所的车子就停在那里,杨修将孙萌萌送到了车上,正好看到了边上的所长,走到了他的跟前,跟着他说了起来道;“这不是一起简单的食物中毒,应该是有人蓄谋投的毒,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人投毒。

  ”“要是真是这样的话,那就应该报警,不过现在这个情况,即使是知道是有人投毒,没有证据,报警也没有什么用。

  ”所长在边上,跟着杨修解释了起来。

  孙萌萌中毒这件事情,杨修能感觉到,就是有人要诬陷自己,因为孙萌萌的病是杨修负责的,村里人都知道,这次投毒肯定是想要诬陷杨修,只要孙萌萌生病了,大家肯定会怀疑,是杨修没有给孙萌萌治好病,她们就有把柄说杨修是个半吊子的郎中,到时候,在村里杨修那是彻底混不下去了,所以无论如何,杨修都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。

  杨修心(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)里有了怀疑的对象,那就是村长,因为杨修把他儿子的手弄脱臼了,所以才会想到,用这个方法来报复自己,想要拆了杨修的招牌。

  “证据,应该有的,你等等,我问孙老师几句。

  ”杨修想到了问题所在,就上了车,跟着孙萌萌就问了起来道。

  “你跟同学吃的东西是什么?”“学校的师傅,知道我生病了,特意给我做了一道红烧鲤鱼,我一个人吃不完,就分给同学们吃了,也正因为这样,害得那些同学跟我受苦了,我对不起那些学生。

  ”孙萌萌有些自责。

  “没事,去卫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,你跟所长去卫生所,等一下,我在过去,给你好好看看。

  ”杨修跟着孙萌萌说了一句,然后,就往学校的食堂跑了过去。

  进到了食堂,杨修就问厨房的师傅,今天孙萌萌吃的菜还有没有剩下的,那个师傅,从饭桌上,端出来了两盘菜,一盘是青菜,另外一盘正如孙萌萌说的——红烧鲤鱼。

  杨修看了看那盘红烧鲤鱼,上面只剩下一个骨架,但是边上还是有些配菜在上面,杨修看到了边上还有一小段葱,和一些番茄汁,但是汤底下,杨修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青菜的残渣,杨修用手指沾了点汤底,自己尝了一下,尝到了那汤底里面,有一股甘草味。

  “这红烧鱼里面,你放了甘草进去?”杨修看向了那个厨师,跟着他问了起来道。

  “甘草?没有啊,我只放了番茄和葱进去,甘草是什么?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?”厨师表示自己冤枉,跟着杨修问了起来。

  “甘草是中草药,他跟鲤鱼一起吃,会引起中毒。

  ”看这个厨师的模样,杨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,就跟着他问道;“你做菜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人进来,或者你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人,出入厨房。

  ”那个厨师仔细的想了想,跟着杨修回答道;“有啊,有一个小伙子来过厨房,他说他是学校之前的厨师,现在回来拿点东西,我那会儿有点忙,就让那小伙子帮我看了一下火。

  ”“之前的厨师?”“对啊,他是这样跟我说的。

  ”那师傅很肯定的,跟着杨修回答着。

  听到了这个,杨修心里有了答案,之前的厨师,杨修知道的,也就只有村长的侄子——大强,他就是学校之前的厨师,只是不知道后来因为为什么事情,被校长撵走了,现在杨修基本上可以确定呢,就是大强干的。

  “好,帮我找个袋子,我要把这个带走,这个是证据。

  ”那个师傅听了,也很配合样修,现在学校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,要是追究起来了,他也脱不了关系,现在听到杨修说,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,这让他心里,有了些小小的安慰。

  杨修带着那红烧鱼,来到了卫生所,将那盘菜放在了所长的面前,跟着所长说道;“所长,刚才你说,没有证据报警也没有用,但是我现在告诉你,证据我找到了,我还知道是谁做的,现在可以报警了吧?”“那你说说,这件事情谁做的?”所长在边上,整理着资料,冲着杨修问了起来。

  “还能有谁,村长的侄子,刘大强啊。

  ”杨修脱口而出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,跟所长讲了起来。

  很简单,村长的侄子,也就是刘大强,是之前学校的厨师,但是因为一些事情被校长辞退了,刘大强怀恨在心,就想要趁机报复一下,所以才会在菜里面投毒,杨修觉得这个刘大强,想得还真周全,这样做不但报复了学校,更是报复了自己,杨修能想到的,就是村长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情,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达啥那么做,都有可能。

  “所长,报警吧,这种人太可恶,太阴险歹毒了,这次他只是放甘草,下一次说不定就会放老鼠药了。

  ”杨修催促着所长报警,一是为了给村长她们一家,来一个下马威,而是给孙萌萌讨回一个公道。

  “所长,这件事情,与我们卫生所无关,而且单凭这一己之词,也不能判断这是人家大强投的毒,很有可能是那厨师,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,吃了会引起中毒呢?”边上的医生杨智,插话道。

  这个杨智,杨修见过几次面,要是记得没错的话,杨智是刘大强的同班同学,而且两个人似乎关系还不错。

  “你是什么意思,现在证据确凿,再说了,那个大叔是个厨师,老师们没有特殊要求,不会往里面放中草药。

  ”杨修在边上,跟着那个杨智就反驳了起来道。

  “即使是这样,那也顶多是食物中毒,哪里构成了投毒?”杨智明显是着急了,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。

  “呵呵,大强无缘无故往人家的菜里,加入了甘草,现在孙老师和那些学生,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,还构不成投毒?”杨修也是气啊,跟着杨智就争论了起来。

  本来杨修还好奇,到底是谁教会大强,往孙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,会使人中毒,现在看到杨智这个情况,除了他没有其他人,加上他跟刘大强的关系,杨修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,是杨智告诉刘大强甘草能致人中毒。

  “好了好了,你们停一下。

  ”所长在边上打断了她们的话语。

  杨修懒得跟他们继续说下去,愤然离开了原地,看到了边上的周玉,跟着她就问了起来;“孙老师呢?她在哪?”“孙老师刚刚洗完胃,现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。

  ”周玉看到杨修气呼呼的模样,有些好奇,跟着他就问了起来道;“修哥,怎么了?谁惹你生气了?”“一个狗腿子。

  ”杨修说这话,然后,拿出了手机,但是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,就跟周玉问道;“你手机呢?给我用一下,我报个警。

  ”周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看到杨修生气的模样,也不敢多问,就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,递给了杨修。

  杨修拿着周玉的手机,拨打了报警电话,但是打了两三个,怎么也打不通仔细一看,发现那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,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,跟着杨修解释道;“这是外地卡,我一直没有时间换。

  ”“算了,我还是找其他人借吧。

  ”杨修又打了几次,都没有打得通,只好将手机,还给了周玉,然后,径直的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孙萌萌看到杨修进来了,就要起身,杨修急忙走了过来,跟着她说道;“你别动,好好躺着。

  ”“谢谢你,杨医生,你又一次帮了我。

  ”孙萌萌跟着杨修道谢了起来。

  “你没事就好。

  ”杨修谦虚了一句,然后,跟着孙萌萌说起了,她中毒的原因,还将调查到的结果,跟孙萌萌说了起来。

  “你是打算报警吗?”孙萌萌明白了过来,跟着杨修问了起来道。

  “当然了,像这种阴险的人,就应该进劳.改所,劳.改个十年半载的。

  ”杨修在边上,愤愤不平了起来。

  “修哥,村长找你。

  ”周玉走了进来,喊着杨修。

  “你先好好休息一下,等一下,我再过来,好好帮你缓解一下。

  ”杨修跟孙萌萌说了一句,起身走出了休息室,到了卫生所的门口,看到了村长正站在那里。

  “小杨,你没有报警吧?”村长看到杨修第一句话,就问了那么一句。

  “你来得很及时,我刚想报警,就被你叫出来了。

  ”“小杨,大强他也不是故意的,你也知道他的脾气,他就是心里气不过,你别报警了好吧,就当做是我欠你一个人情,你看怎么样?”村长怕杨修不答应,急忙跟着他说道;“你不是想要进卫生所吗?我明天就让阿尚给你弄行医资格证,有了行医资格证,你就可以进卫生所,你别报警行不?”杨修了村长的为人,就是个出尔反尔的货,上一次说给孙萌萌看病,他就给杨修弄个行医资格证,但是一直迟迟都没有见他实事求是的去办,而且现在他的侄子大强,更是投毒给孙萌萌的,不管怎么说,都不能就这样算了。

  而且,杨修有些忌惮刘大强,听说他在外面认识有做很生意的人,现在杨修跟村长家,基本上闹翻了,所以现在对于杨修来说,刘大强就是一个祸害,现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,到时候,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对付自己,所以绝对不能跟村长妥协。

  “你说的话,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样,表须臾无,再说了,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,不给他长点教训,不知道下次会不买耗子药来毒人,这件事情没得商量。

  ”杨修一口就拒绝了起来,村长听到了杨修的话语,气的浑身抖擞。

  “杨修,我告诉你,你别不知好歹,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报警,我让你这辈子都进不了卫生所,我还会让你在这个村子混不下去。

  ”村长气急败坏的,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b.aspx?6588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b.aspx?2267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b.aspx?4986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b.aspx?7878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b.aspx?989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b.aspx?5060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b.aspx?943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b.aspx?11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