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無碼 影片,新手必看

“我忘了拿衣服,就在我床上,黑色的那套,去帮我拿过来。

  ”苏颖的声音大了许多,乔宏这次听清楚了。

  “知道啦!”乔宏把手机放在茶几上,下了沙发,穿上拖鞋向苏颖的卧室走去。

  进了房间,迎面就是一阵混合了女性体味的暗香,这味道乔宏很熟悉,是苏颖身上的味道,不仅好闻,还让人蠢蠢欲动。

  忍不住深吸了两口气,乔宏看到了床上放着的一条黑色蕾丝裤子。

  他抓在手里看了看,是镂空设计的……这时,乔宏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苏颖那张精致绝伦、完美无瑕的瓜子脸,以及婀娜多姿的魔鬼身材。

  苏颖是华东医学院的平民校花,毕业前后,追求她的成功人士和二代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最终却被陈鹏追到了手。

  陈鹏是乔宏的远房表哥,是一家大型医药公司的高管。

  他受公司委派,上周出国学习了,要一年之后才回来。

  乔宏也是华东医学院的学生,比苏颖晚三届,刚完成了毕业实习,在一家三乙综合医院上班,暂时没找着合适的房子,陈鹏就让他先搬过来住,不给房租,每个月交300块生活费。

  这裤子,真特么的香啊!乔宏闻了闻,虽然洗过了,却仍然有股淡淡的玫瑰熏香。

  熏香扑鼻而入,他咽了口唾沫,立即起了反应。

  很明显,乔宏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,正常情况下,陈鹏绝逼不会引狼入室,苏颖也不会让一个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男人住进她家里。

  那是因为一次美丽的误会:陈鹏出国之前,办了一个狂欢派对,乔宏也参加了。

  当时苏颖的闺蜜喝大了调戏乔宏,搂着他又亲又摸,甚至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,可乔宏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不是他不喜欢美女,而是那天下午刚给一个胖大婶看完宫颈糜烂,被恶心到了,还没缓过劲儿。

  所以,他不但没反应,反而推开了苏颖的美女闺蜜。

  苏颖和陈鹏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加上乔宏一直没女票,他们便主观地认为乔宏是个基,只是怕他尴尬,心照不宣的没捅破。

  既然乔宏不喜欢女人,陈鹏当然就放心大胆的让他陪伴苏颖了。

  而且乔宏搬进来住,显然还有监视苏颖的意思。

  苏颖太漂亮了,不管是公司的同事,或是外面的大腕,想泡苏颖的人太多了,没可靠的人看着她,陈鹏当然不放心出国。

  乔宏正想着陈鹏的叮嘱,那边响起了苏颖催促的声音。

  “二娃,你是拿还是买啊?要这样久!”在苏颖心里,乔宏和女人差不多,所以诸如拿衣物,或是洗裤子这样的事儿,压根不需要忌讳,随时吩咐乔宏包圆。

  “嫂子,别急啊!马上就来喽!”乔宏急忙抓着贴身裤子离开了房间。

  “嫂子……”到了卫生间门口,乔宏敲了敲门,里面响起苏颖温婉的声音:“门没关,拿进来吧!”呃!乔宏一下就懵比了。

  乔宏知道表哥两口子误会他不喜欢女的,可男女始终有别,要是让陈鹏知道自己把他老婆看光光了,估计得拿菜刀砍他,甚至直接废了他。

  咕噜!乔宏咽了口唾沫,心想:这可是嫂子叫我进去,不是我主动的。

  他伸手按在门上,然后的慢慢推开。

  门敞开之后,他的眼睛一下就直了。

  打开门,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气,混合着女人体香,扑面而来,让乔宏一下就兴奋了。

  这时卫生间漂浮着一层薄薄的水雾,朦朦胧胧的一片迷离,但这更增加了视角的冲击力。

  苏颖躬着身子,背对门口,正在洗头。

  身上穿着玫瑰红色的背带睡裙,本来就有点短,躬身之后,裙摆滑开了,臀部若现若现。

  咕噜!乔宏咽了口唾沫,正想看清楚些,苏颖突然扭头向门口望来。

  乔宏一惊,急忙转过身子,把裤子挂在墙钩上。

  “嫂子,给挂墙上了,我先出去了哦!”“二娃,你这话真有意思啊!你不出去,难道留下来帮我洗头啊?”苏颖扑哧笑了,扭过头接着洗。

  “要是嫂子有需要,我当然愿意帮忙。

  ”乔宏见苏颖扭了过去,胆儿一肥,躬着身子,歪头向裙摆边缘望去。

  苏颖头上全是泡沫,正在搓头,只是微微躬着身子。

  这个角度,只能看到大腿,看不到别的风景了。

  “一边去!”苏颖扭过头,轻轻啐了一口。

  “嫂子,我走喽!有事儿,你随时叫我。

  ”乔宏倒退着出了卫生间,轻轻带上房门,却留了一条缝隙。

  他加重步子,假装离开,然后又放轻步子折了回来,将门推开了一点,从门缝之间探进脑袋,瞪大双眼,直勾勾的盯着那儿。

  可惜的是,苏颖躬身的幅度不大,只能看到大腿,再也看不到其它的美景了。

  连续刺激,乔宏感觉身体彻底嗨皮了,担心自己犯错,匆忙离开,回房去了。

  他回到自己的房间,关门反锁,靠在门上。

  他大大的喘了口气,抓着沙滩裤拉了下去。

  乔宏正在思索,是不是放松一下,客厅里突然响起了苏颖的声音。

  “二娃,你猫在房里干嘛,不洗澡啊?”“嫂子,你洗完啦?”乔宏装模作样的问。

  “要不是洗头,我早就出来了。

  你快去洗吧!”苏颖甩了甩满是水滴的长发。

  这一甩头,没有约束的酥胸,跟着身体的动作起伏不定。

  一般情况下,苏颖晚上洗澡之后都不穿里衣,除非要出去散步。

  乔宏正好进了客厅,一眼就看见了。

  睡裙很薄,粘在身上,轮廓清晰可见。

  咕噜!乔宏咽着口水,直勾勾的盯着……“臭二娃,你看什么?”苏颖双颊泛红,羞涩的啐了口。

  “嫂子,你的……身材真迷人。

  ”乔宏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。

  他本想说,嫂子,你的真大。

  又怕苏颖生气,只能临时改口。

  “油嘴滑舌的,那天晚上,你怎么……哼!”苏颖冷冷哼了声。

  那天晚上在KTV包房,她亲眼看见自己的闺蜜坐在乔宏腿上,又亲又摸,最后把他的皮带都解开了,乔宏却一把推开了怀里的美女……“我……”乔宏尴尬了,不知道怎么解释,只能保持沉默,匆忙向卫生间走去。

  “二娃,等会儿要是有时间,把我的衣服洗了。

  ”苏颖对着他的背影叮嘱了句。

  “知道啦!”乔宏进了卫生间。

  之前苏颖在卫生间,没敢多看。

  这会儿苏颖不在了,他放心大胆的欣赏。

  看着挂在墙上的贴身衣物,乔宏悄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这味道,对男人来说,就是致命的毒药!乔宏取下裤子,贪婪的嗅了起来。

  这下,乔宏更加兴奋了。

  他心里一动,拉开裤子,开始自力更生……乔宏太兴奋了,不但忘了关门,也忘了外面还有苏颖。

  可偏偏在他最激动的时候,苏颖过来了。

  听到里面有奇怪的声音,反而没水声,门又半掩着,苏颖没敲门,轻轻的推开,好奇的望了过去。

  看清里面的情况,苏颖的眼睛一下就瞪得溜圆。

  她急忙缩回头,靠在墙上,闭上双眼,不断喘气。

  刚闭上眼睛,眼前立即浮现出乔宏那强壮的身体……天呐!比陈鹏强壮那么多。

  苏颖咽了口唾沫,小手从睡裙领口钻了进去。

  她张开了腿,纤手沿着小腹……嗯?小手滑下去之后,感受着自己的反应。

  苏颖吓了一跳。

  怎会这样?和陈鹏亲热的时候,虽然也很快就会有反应。

  但这会儿只是蹭几了下,反应就这么大。

  难道是?苏颖吐了口热气,缓缓闭上双眼,那野蛮又浮现了。

  她终于明白了,和自己的动作无关,是那东西惹的祸(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)。

  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仅仅是因为二娃比老公的强,我就……回想和陈鹏发生关系之后的生活。

  她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好比一个男人,娶了一个不太丰满的女人,每次都没什么感觉,宛如鸡肋,突然看到一个丰满的女人,当然就想……我怎会有这样可耻的想法?苏颖被这荒唐想法吓了跳。

  她只顾着思索自己的奇葩想法,反而忘了一件事。

  乔宏要真是不喜欢女人,又怎会用她的衣物嗨皮啊?

“学校的师傅,知道我生病了,特意给我做了一道红烧鲤鱼,我一个人吃不完,就分给同学们吃了,也正因为这样,害得那些同学跟我受苦了,我对不起那些学生。

  ”孙萌萌有些自责。

  “没事,去卫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,你跟所长去卫生所,等一下,我在过去,给你好好看看。

  ”杨修跟着孙萌萌说了一句,然后,就往学校的食堂跑了过去。

  进到了食堂,杨修就问厨房的师傅,今天孙萌萌吃的菜还有没有剩下的,那个师傅,从饭桌上,端出来了两盘菜,一盘是青菜,另外一盘正如孙萌萌说的——红烧鲤鱼。

  杨修看了看那盘红烧鲤鱼,上面只剩下一个骨架,但是边上还是有些配菜在上面,杨修看到了边上还有一小段葱,和一些番茄汁,但是汤底下,杨修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青菜的残渣,杨修用手指沾了点汤底,自己尝了一下,尝到了那汤底里面,有一股甘草味。

  “这红烧鱼里面,你放了甘草进去?”杨修看向了那个厨师,跟着他问了起来道。

  “甘草?没有啊,我只放了番茄和葱进去,甘草是什么?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?”厨师表示自己冤枉,跟着杨修问了起来。

  “甘草是中草药,他跟鲤鱼一起吃,会引起中毒。

  ”看这个厨师的模样,杨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,就跟着他问道;“你做菜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人进来,或者你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人,出入厨房。

  ”那个厨师仔细的想了想,跟着杨修回答道;“有啊,有一个小伙子来过厨房,他说他是学校之前的厨师,现在回来拿点东西,我那会儿有点忙,就让那小伙子帮我看了一下火。

  ”“之前的厨师?”“对啊,他是这样跟我说的。

  ”那师傅很肯定的,跟着杨修回答着。

  听到了这个,杨修心里有了答案,之前的厨师,杨修知道的,也就只有村长的侄子——大强,他就是学校之前的厨师,只是不知道后来因为为什么事情,被校长撵走了,现在杨修基本上可以确定呢,就是大强干的。

  “好,帮我找个袋子,我要把这个带走,这个是证据。

  ”那个师傅听了,也很配合样修,现在学校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,要是追究起来了,他也脱不了关系,现在听到杨修说,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,这让他心里,有了些小小的安慰。

  杨修带着那红烧鱼,来到了卫生所,将那盘菜放在了所长的面前,跟着所长说道;“所长,刚才你说,没有证据报警也没有用,但是我现在告诉你,证据我找到了,我还知道是谁做的,现在可以报警了吧?”“那你说说,这件事情谁做的?”所长在边上,整理着资料,冲着杨修问了起来。

  “还能有谁,村长的侄子,刘大强啊。

  ”杨修脱口而出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,跟所长讲了起来。

  很简单,村长的侄子,也就是刘大强,是之前学校的厨师,但是因为一些事情被校长辞退了,刘大强怀恨在心,就想要趁机报复一下,所以才会在菜里面投毒,杨修觉得这个刘大强,想得还真周全,这样做不但报复了学校,更是报复了自己,杨修能想到的,就是村长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情,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达啥那么做,都有可能。

  “所长,报警吧,这种人太可恶,太阴险歹毒了,这次他只是放甘草,下一次说不定就会放老鼠药了。

  ”杨修催促着所长报警,一是为了给村长她们一家,来一个下马威,而是给孙萌萌讨回一个公道。

  “所长,这件事情,与我们卫生所无关,而且单凭这一己之词,也不能判断这是人家大强投的毒,很有可能是那厨师,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,吃了会引起中毒呢?”边上的医生杨智,插话道。

  这个杨智,杨修见过几次面,要是记得没错的话,杨智是刘大强的同班同学,而且两个人似乎关系还不错。

  “你是什么意思,现在证据确凿,再说了,那个大叔是个厨师,老师们没有特殊要求,不会往里面放中草药。

  ”杨修在边上,跟着那个杨智就反驳了起来道。

  “即使是这样,那也顶多是食物中毒,哪里构成了投毒?”杨智明显是着急了,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。

  “呵呵,大强无缘无故往人家的菜里,加入了甘草,现在孙老师和那些学生,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,还构不成投毒?”杨修也是气啊,跟着杨智就争论了起来。

  本来杨修还好奇,到底是谁教会大强,往孙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,会使人中毒,现在看到杨智这个情况,除了他没有其他人,加上他跟刘大强的关系,杨修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,是杨智告诉刘大强甘草能致人中毒。

  “好了好了,你们停一下。

  ”所长在边上打断了她们的话语。

  杨修懒得跟他们继续说下去,愤然离开了原地,看到了边上的周玉,跟着她就问了起来;“孙老师呢?她在哪?”“孙老师刚刚洗完胃,现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。

  ”周玉看到杨修气呼呼的模样,有些好奇,跟着他就问了起来道;“修哥,怎么了?谁惹你生气了?”“一个狗腿子。

  ”杨修说这话,然后,拿出了手机,但是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,就跟周玉问道;“你手机呢?给我用一下,我报个警。

  ”周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看到杨修生气的模样,也不敢多问,就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,递给了杨修。

  杨修拿着周玉的手机,拨打了报警电话,但是打了两三个,怎么也打不通仔细一看,发现那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,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,跟着杨修解释道;“这是外地卡,我一直没有时间换。

  ”“算了,我还是找其他人借吧。

  ”杨修又打了几次,都没有打得通,只好将手机,还给了周玉,然后,径直的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孙萌萌看到杨修进来了,就要起身,杨修急忙走了过来,跟着她说道;“你别动,好好躺着。

  ”(上门女婿的三姐妹)“谢谢你,杨医生,你又一次帮了我。

  ”孙萌萌跟着杨修道谢了起来。

  “你没事就好。

  ”杨修谦虚了一句,然后,跟着孙萌萌说起了,她中毒的原因,还将调查到的结果,跟孙萌萌说了起来。

  “你是打算报警吗?”孙萌萌明白了过来,跟着杨修问了起来道。

  “当然了,像这种阴险的人,就应该进劳.改所,劳.改个十年半载的。

  ”杨修在边上,愤愤不平了起来。

  “修哥,村长找你。

  ”周玉走了进来,喊着杨修。

  “你先好好休息一下,等一下,我再过来,好好帮你缓解一下。

  ”杨修跟孙萌萌说了一句,起身走出了休息室,到了卫生所的门口,看到了村长正站在那里。

  “小杨,你没有报警吧?”村长看到杨修第一句话,就问了那么一句。

  “你来得很及时,我刚想报警,就被你叫出来了。

  ”“小杨,大强他也不是故意的,你也知道他的脾气,他就是心里气不过,你别报警了好吧,就当做是我欠你一个人情,你看怎么样?”村长怕杨修不答应,急忙跟着他说道;“你不是想要进卫生所吗?我明天就让阿尚给你弄行医资格证,有了行医资格证,你就可以进卫生所,你别报警行不?”杨修了村长的为人,就是个出尔反尔的货,上一次说给孙萌萌看病,他就给杨修弄个行医资格证,但是一直迟迟都没有见他实事求是的去办,而且现在他的侄子大强,更是投毒给孙萌萌的,不管怎么说,都不能就这样算了。

  而且,杨修有些忌惮刘大强,听说他在外面认识有做很生意的人,现在杨修跟村长家,基本上闹翻了,所以现在对于杨修来说,刘大强就是一个祸害,现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,到时候,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对付自己,所以绝对不能跟村长妥协。

  “你说的话,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样,表须臾无,再说了,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,不给他长点教训,不知道下次会不买耗子药来毒人,这件事情没得商量。

  ”杨修一口就拒绝了起来,村长听到了杨修的话语,气的浑身抖擞。

  “杨修,我告诉你,你别不知好歹,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报警,我让你这辈子都进不了卫生所,我还会让你在这个村子混不下去。

  ”村长气急败坏的,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。

  

  51岁男子通过聊天软件认识了一位20多岁女子,在网上和对方确立恋爱关系的他,却冒称自己的叔叔和对方见面、借钱。

  可当女方要求还钱时,该男子玩起了消失。

  一年后女方在菜市场撞见男子后,才发现对方是在骗钱。

    该男子名叫刘明,他在聊天软件上认识了同城的90后郭燕。

  在聊天中,刘明称自己(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)是一名20多岁的士兵,还说在钓鱼岛打过仗,现在因为负伤无法和她见面。

    中秋节,刘明带着礼物来到郭燕家中,但却是以另一个身份,他说自己叫刘刚,是刘明的叔叔。

  饭桌上,刘刚与郭燕一家人谈笑风生。

  通过随后的几次接触,郭燕及其母亲与刘刚熟悉起来。

  不久后,刘明给郭燕打电话,称叔叔刘刚出车祸撞死了人,说要赔偿死者家属,但是没钱给,就向郭家借钱。

  对其深信不疑的郭燕母亲随后给刘明账户汇了35000元。

  已婚男分饰叔侄两角哄骗90后  但是,当郭燕要求还钱时,刘明却玩起了失踪,开始还接几次电话,到了后来连电话都打不通了。

    一年后,郭燕和母亲在一个菜市场买菜时,撞见了骑着摩托车的刘刚,他一看到郭家母女,马上就骑车跑了。

  见此场景,郭燕才确信自己是被骗了。

    木子李说:  当下,有一种时髦的社交方式叫做网上交友。

  尤其那些单身的未婚男女,对网络社交工具更是情有独钟,似乎为他们营造了一个物色结婚对象极佳的平台。

    网络毕竟是虚幻的,聊天那端的人可以借助没有名气的帅哥或靓妞的照片来装门面,然,人又是视觉动物,总喜欢接近‘图片&quo;中的帅哥或美女。

  已婚男分饰叔侄两角哄骗90后  为此,会有更多的花痴男女甚至在还没有和对方见面,就笃定自己找到了真爱。

    如果说用一张帅气或漂亮的图片做背景是吸引异性的第一步,那么,幽默的言语将是吸引异性的第二步。

  且看那些情感骗子,在网络世界里,各个都是油嘴滑舌。

    按理说,在网络发达的当今,网友之间以爱情之名进行金钱诈骗的案例层出不穷,只是,为什么还有人甘愿上当?  不能说是受骗之人不够精明,或者是寂寞难耐后的蠢蠢欲动,为此,收获了冲动的惩罚。

    当然,网络社交已经成为当今未婚男女寻找对象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平台,于是,掌握正确的网络社交攻略很有必要。

    几点建议如下:  一、那些用帅哥或美女做头像的,未必就是真人,所以,在搭讪之初,最好问清楚,如果图片不是本人,那么,此类货色就没必要继续聊下去,因为对面不是已婚男女,也可能是爱慕虚荣者,或者对自己的长相没信心之人。

  已婚男分饰叔侄两角哄骗90后  二、那些在网络社交上或头像空白或用风景做头像的,不一定就是丑男女,或因为他们的社会身份不允许他们高调。

    三、在网上聊了一周之后,如果还有继续聊下去的必要,那么,就约在人多的公共场合见面,比如广场。

  并通过现实中的言行举止去判断对方的年龄以及气质,如果彼此不合适,那么就赶紧各回各家。

  如果对方很有眼缘,也不要猴急上床,先了解了对方的家境状况以及朋友圈,再进一步发展。

    四、所有刚恋爱就找各种借口借钱的行为都应该爽快拒绝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c.aspx?4107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c.aspx?6770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c.aspx?2984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c.aspx?330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c.aspx?5940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c.aspx?3942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c.aspx?932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c.aspx?74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