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濕 身,新手必看

  太阳火辣辣地晒着,河岸边地里的玉米,叶子卷在一起。

  临河公园里没有游人,唯独一块石头上,坐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

  打红伞的小女孩,走过去靠近老人,很有礼貌地说:“老爷爷,你在想爸爸吗?这里太晒了,到树荫下凉着想吧!”  老人随女孩到树荫下,回答说:“我是想儿子,老了无依无靠,就想后人,常来看看。

  这么热的天,你一个来玩?”女孩听了是懂非懂:“想儿子就去他那儿吧!我是想爸爸,他是警察,去年就在这个公园里,和犯罪嫌疑人搏斗中,负重伤牺牲了。

  只要想爸爸,不管啥天气,我都要来。

  ”  “儿子那里我是去不了的,只有气咽了,眼闭了,腿蹬了,才能去见他。

  现在只能想啊!”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  “那不就死了吗?你儿子死了吗?他是咋死的?是英雄吗?”女孩含泪连着提问。

    “对!我儿子死了。

  二十多年前,这河里发洪水,水面漂来个小女孩,他看见跳进洪水,拼命把女孩推上岸,他却被浪头打走了。

  他不是英雄。

  我想儿子了,就来坐坐。

  ”老人说明女孩的问题。

    “你儿子是救人英雄!和我爸爸一样,死的光荣!我两同命相连,你就把我认作孙女吧!”说着口袋里掏出十元钱,说是孝敬爷爷的。

  又把红伞赠给老人,说是认爷爷的见证。

  公园里,爷孙两经常亲切地在一起,形影不离,有说不完的话,看不够的景,老人的衣服,也穿得干净工整了。

    小女孩不吃早餐,钱省下来,积攒一起,逢星期就去送给爷爷。

  给爷爷打扫卫生,洗衣做饭,陪爷爷开心。

  女孩的妈发现,女儿的爸生前,给她买的心爱的红伞不见了,怕女儿伤心,就悄悄买了一把红伞,放在女儿床头,女儿喜爱的又打着。

     爷爷忽然有病了,下不了床。

  女孩忙给爷爷说去医院看,到医院检查费单子划价一千多,无钱交难得女孩哭鼻子。

  爷爷知道为难,不得已到私营诊所治疗,一剂药就刮干了爷孙身上的钱。

  药喝完,爷爷病没好。

  女孩到诊所求医生再配剂药,药配好价值近二百,女孩战战兢兢地说先交十元,剩余的有钱就来交。

  医生生气地说:“哪有这事?药配好了没钱。

  没钱你来干啥?借钱去,钱拿来再取药!”  女孩迟迟疑疑地在诊所,转来转去,手里的十元钱,团上展开,展开又团上,往复着手汗把钱都湿了。

  终于再次凑到医生前,乞求道:“叔叔,钱欠着,我一定会还你的,爷爷等着用药,你把药给我吧。

  ”  “你爸咋不陪着看病,也不来买药,对你爷不好吗?”医生疑惑地问。

    “我爸去年牺牲了!爷爷是我认的,他的儿子二十多年前,河里救人时被洪水冲走了,孤独一人。

  ”女孩流着泪,哽咽地回答。

    医生详细打量小姑娘时,发现她身体单薄,清瘦的脸蛋上,滚下一串泪珠,一双明澈的大眼睛,分明饱含着忧郁。

  长相酷似英雄警察,不由感动:“姑娘,对不起!不知你是英雄的女儿,你的高尚义举,使我深受教育!你爷爷的药费免了。

  今后你爷爷有病,来我诊所治疗,全部免费!”  “药钱我掏,感谢你对我女儿的认知!”女孩的妈接住医生的话。

  医生不但没收女孩妈的钱,而且成了女孩爷爷的免费家庭医生。

    女孩问妈咋知道在诊所买药的,妈说:“同事看到你没去学校,去了诊所,估计有事,就赶来了。

  听了你给医生的乞求,我明白了一切,原来你在做好事,不愧是你爸的好女儿!感谢孩子!你也给我找到了救命恩人的家人,我就是二十多年前被救出的女孩。

  这条河上公园区域救出的只有我一人,一直没有找着他的家人,现在可以报恩了!”  母女高兴地接老人回家时,又是红太阳,女孩打起了红伞。

  看到爷爷胳膊夹的红伞,说道:“爷爷,快把伞打上就不晒了!”老人打起红伞,喜笑颜开,红光满面,乐语“岂言今日无知己,自有清风作故人。

  ”  听陌上风,如是吹,念静默如初,心念的追随是一场长途跋涉的旅程,山长水远的人生道路,需慢慢去感悟。

  站在时光之巅,让心如明镜,眸光中只有时光的静好,山水的壮美。

    人生,应该是一处源泉活水,清澈生动,无畏顽石幽涧,淙淙流向远方,路过更多的风景。

  一日之中最好的时刻,莫非暮色夕照,倦鸟归林,无人来,亦无意走。

  每一个日夜都会被剪切成许多段落安放进不同的情境里,合起来时是一篇百味杂陈的故事,真实、琐碎、尘埃落定。

     十指轻弹,人生喜忧,生命的意蕴,当是云淡风轻,沐人间烟火,品出真我的味道。

  细细冥想,任凭光阴如水,一颗笃定的心从不曾偏离过既定的轨道,一直依着心中的理想模式,不惊不扰,依然是恰到好处的欢喜。

    犹如几叶春茶与一冽清泉的相遇,泉中的茶叶舒展飞旋、恣意绽放,茶也染得泉水晶莹剔透、滋味万千。

  一杯浅酌,清亮了襟怀,心且静,思过往,回首岁月,用淡雅稀释如梦的昨日。

    清晨,读到友的一个词:“止语”很是喜欢。

  止于声,声之切切,多少心音穿越时空涤尽尘埃;止于念,念之切切,多少情愫随时光静水流深,一切看似静默,凝练的却是一份内心的执念。

  人的思维是无形的产物,思想境界的升华是智慧的提升,集聚着智慧的灵性之美。

  锦瑟流年,感怀一程美好,携诗(儿童益智故事)意在心,淡品风月年华,把思绪停泊在一湾山水里,便会醉我忘沧桑。

    夜深沉,心安静若一座小城,在自己的城池里静享孤独的美。

  回忆自体内汨汨渗透,沉淀的往事以宁静的方式一一浮现,犹如一朵白莲在深邃的夜色安静绽放,无言,无语,只以纤尘不染的心裳,于红尘中披一袭皎洁的月光,清谷淡坐,静候一股灵动的溪水,自怀间,潺潺流过。

    都说佛界是一种风景,凡尘也是一种风景,而一个人只能在适度的位置欣赏风景,过高了,往往偏离了内心既定的轨道,过低了,未免太过牵强了自己的心。

  凡事都是在他人的境遇里还是自已的境遇里承受,不同的人自然会有不同选择,层次品味的高低,取决于你自身的位置,更为凸显出你自身的价值。

    给心一块土地,静静安放心情,因为我爱的人。

  给爱几分阳光,沐浴花间絮语,绽放几分甜蜜。

  给佛一双慧眼,看尽人间百态,浊者自浊清者自清。

  给诗几分素净,开出莲的心情。

  此岸花开,彼岸萦香,最美的情是你山水踏遍,我住在溪边。

  尘世纷繁,我在烟火深处,安稳守候。

  只待你归来时红袖添香,琴瑟和鸣。

    画中的岁月,杯中的人生,人与人之间,人与物之间,所有的际遇都需要缘分,以善对待。

  若刻意去改变,就少了最初的那份纯美。

  一个人的心若背负太多尘世的负累,就免不了烦恼,也做不了一个真正自由、悠闲的人。

  唯心态明朗,心胸豁达者,才能赏阅到山水的清灵和隽永。

  

“是不是我根本就不适合烧菜啊……”看着自己切出来那大小不一的白萝卜,萧雅满脸沮丧。

  老李连忙安慰道:“别急,第一次切成这样很不容易了,我当初第一次切菜的时候,还把手都给伤了呢,跟我比起来,你这算很好了!”“真的吗?”“你这话说的,我这么大年纪了,还骗你一个小姑娘干啥!”看着萧雅真给自己糊弄过去了,老李当即咳嗽了两声,对着萧雅说道:“小雅,这样吧,我手把手教你切菜,这样你能习惯我的动作,学得也快。

  ”这次,萧雅倒是矜持了起来,没有立马同意。

  她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,从小她家里面管她也管得严,可以说长这么大,除了她老公,还没有其他男人碰过她呢。

  萧雅给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,她想拒绝老李,但是又怕老李生气,直接走了。

  气氛沉闷了一会儿,老李一脸严肃正经,直接板起脸问道:“我说,教你切个菜怎么那么难,你还学不学了?”“学,我学,可是……”萧雅红着脸看了一眼老李,老李表情严肃,看不出丝毫异常(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)。

  “可是什么可是,当初我就是这样手把手教的我徒弟,现在他都从一个打杂的学徒变成大厨了。

  我看,你是压根就不想学吧?”老李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萧雅内心的想法,所以将激将法给搬了出来。

  “没有没有。

  ”萧雅在惊慌下连忙摇头,她还是非常想学好做菜的,说不定以后店里请厨子的钱都能省了,而且还可以讨好自己的老公,她发现老公最近有些反常,很可能是外面有人了……“那不就得了。

  ”老李故作正经,无奈的叹了口气,然后一把抓住了萧雅的纤纤玉手。

  这一抓,老李差点忍不住浑身都打了个哆嗦……这手感,真软!萧雅的手被老李压在手心,白皙的手背和他自己那粗糙的大黑爪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不仅如此,老李还觉得这个女人的手仿佛没有骨头似的,特别柔软,滑嫩。

  要不是还得教她切菜,老李都恨不得抓着她的手往自己下面摸摸,让自己的小祖宗也感受一下,肯定舒服死了……虽然说是切菜,但是萧雅羞涩的趴在身前,以一种老汉推车的姿势,长腿微微叉开,浑圆紧致的翘臀便送到了老李面前。

  致命诱惑的少妇体香,袭入老李的鼻孔,老李觉得浑身的血气都在这一瞬间冲了上来。

  因为怕挨着老李,萧雅身子尽量往前倾着,姿势诱惑,老李几乎都要忍不住贴上去,将她就地正法。

  老李抓着她的两只小手,大脑也迟钝了不少,切菜的速度也完全比不上之前那么顺畅了。

  刚开始的时候,萧雅俏脸布满红霞,非常的羞涩,但慢慢地放松了起来,告诉自己:老李只是在教自己切菜,用心学。

  克服了心理障碍后,萧雅开始把心思和注意力都放在手上,因为有老李把着自己,萧雅这回切出来的萝卜倒也有模有样的,都让萧雅觉得,自己这刀功比店里那俩厨子都要好了。

  不过,老李的心思早已经飘了,毕竟底子在那里,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切出花来,他现在完全沉醉在了萧雅柔弱无骨的娇躯之中。

  老李不仅手上感受着萧雅的温度,就连身子也逐渐贴紧了萧雅的后背,以至于他大脑都开始在幻想着,如果可以用老汉推车的姿势,在厨房后入一次萧雅,该有多好啊……不想还好,一想起来老李那玩意儿就难受了,越来越膨胀了,到最后愣是直接顶在了萧雅的翘臀之上……“啊……”萧雅娇呼一声,因为她似乎感受到了身后的异物。

  身为人妻的她又怎能不知道那是什么,一时间,萧雅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。

  萧雅和老公也爱爱过不少次了,但是老公每次几分钟就完事了,搞得她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,完全得不到满足,而且从尺寸上来看,老李那玩意儿好像也比老公大的多!萧雅心里惊讶极了,这是错觉嘛?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!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别的男人那里,所以她一直以为,男人的那玩意儿都和自己老公差不多大。

  此时,那根白萝卜已经切的差不多了,老李还意犹未尽的贴着萧雅的后背,下面早就变得巨大无比,将裤子撑的老高,顶在了萧雅浑圆的翘臀之上。

  他真恨不得直接闯进去,狠狠的索取……被这样顶着,萧雅竟然有一种别样的快感如电流一般流遍全身,整个身子都感觉轻了许多、软了不少,下面居然隐隐有些羞耻的感觉……“李师傅,我好像学会了……”萧雅满脸羞红,摆脱了老李的魔爪。

  老李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,见萧雅挣脱了,老李也没了办法,取出了一半萝卜丝丢进锅里翻炒,给她做样子。

  不一会儿,香味便弥漫了整间厨房。

  “学会了吗?”等这半盘萝卜丝出锅后,老李问。

  虽然炒萝卜丝特别简单,但他倒还是希望萧雅能没看懂,只有这样,他才有机会继续把着萧雅来炒一次菜。

  “学会了……”萧雅低声说着,然后接过了锅铲。

  其实萧雅心里也在打鼓,她刚才虽然把步骤都看明白了,但实际操作起来,肯定还是会手忙脚乱的。

  不过也没有办法了,她可不想再让老李站在自己身后,身子贴着自己。

  她觉得老李这个人厨艺没得说、人品也挺好,但就是看向自己的眼神怪怪的,大晚上的,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自己竟然有一些莫名的紧张。

  

“嗯呢,你快点!”李梅催促道。

  她已经迫不及待要让李大牛那玩意塞进去了,看样子肯定要比大壮的爽不少,眼看着李大牛就要进去了,屋外却是忽然响起了啼哭声,把紧张的两人都吓了个半死。

  李大牛也差点被吓得挺不起来,他还以为还是大壮杀回来了呢。

  不过被影响了之后李大牛还是心有余悸地看向李梅,此时李梅眼中也有些慌神,她犹豫了下后说道:“我去看看咋回事,先穿上衣服吧大牛。

  ”李大牛也很无奈,但也只能照做。

  心想这孩子哭得真不是时候,偏偏在他准备干大事的时候哭起来了,分明就是和自己作对,李大牛心中多少有些遗憾的。

  穿上衣服之后,李梅急忙忙出外面照顾孩子,孩子也哭个不停,好像是饿了,李大牛从里屋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李梅正敞开衣服给孩子喂奶,不过经历了刚才的香艳之后也对此没什么兴趣。

  李梅神色尴尬,她迟疑了片刻后说道:“大牛,咱俩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,这次就算了吧,等过几天大壮去城里了,我再喊你过来。

  ”说实话李梅也十分遗憾没能体会到李大牛的那个大家伙,虽说她刚才的确能先和李大牛先折腾了再说,可难不保村里人不会被孩子的哭声吸引过来,到了那时候被人发现的话自己肯定会被大壮活活打死。

  李大牛没什么话说,现在也只能这样,说道:“梅姐,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,我先回去了。

  ”眼看着李大牛拄着盲杖渐渐离去,李梅脑海中满是李大牛刚才那个玩意,下意识地喃喃道:“这家伙,本钱还真不小,下次一定要吃了他。

  ”回到家里,李大牛躺在床上十分郁闷。

  接连两次都是这样,虽说自己已经尝到了甜头,可最后却都没有能够真刀真枪干起来,这令他有些沮丧。

  不过这次也并不是没有收获,他从裤兜里拿出了那颗药丸,笑了起来。

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炜哥,听说城里人不少人都在用这个玩意,李大牛一扫之前的沮丧,只要等到明天老妈去城里,自己就能和弟妹刘媚媚狠狠地搞一次,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。

  李大牛对自己的资本还是十分满意的,因为李梅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到了第二天,张玉红带了些东西早就出门去城里了。

  李大牛知道这是个好机会,家里只有他和刘媚媚二人,他摸了摸裤兜里的药丸,心想这次一定要让刘媚媚爽个够。

  他拄着盲杖来到刘媚媚房间门口,敲了几下门后刘媚媚果然开门了,刘媚媚早就知道张玉红出了门,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。

  上次和李大牛没做完的事情,这次一定要折腾个够。

  不过刘媚媚还是假装惊讶道:“大哥你一大早就来人家房间干啥,也不怕被咱妈看到!”“嘿嘿,媚媚你是不是还有些涨奶,大哥给你按摩按摩,保证药到病除,我手法可是厉害得很呢。

  ”李大牛吹嘘道,敲门之前他就已经服用了那颗炜哥,现在下面已经胀得难受,恨不得抱住刘媚媚爽一爽。

  他贪婪地扫视着眼前刚睡醒的刘媚媚,据说早晨刚醒来的时候欲望是最强的,也不知道弟妹刘媚媚是不是也和他这样有感觉。

  刘媚媚当即羞红了脸,有时候自己这个大哥就像是正常人似的,那个眼神把自己看得十分火热,这种感觉是自己丈夫所不能给予自己的,不然的话刘媚媚怎么会和李大牛搞在一起?想到这里,刘媚媚也不多说,直接把李大牛拉进了屋里而后反锁了房间门。

  李大牛也不再矜持,而是一把将刘媚媚抱在了怀中,刘媚媚只是挣扎了几秒钟就放弃了抵抗,任由李大牛那双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摸,她享受着这种感觉,就像是飞上天似的。

  “咱妈已经走远了,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,咱快点把事情办完,这几天我难受得很。

  ”李大牛说道,昨天就被李梅搞得差点喷发出来,今天要是不能成功折腾一次的话李大牛肯定会郁闷死。

  两人直接缠在了一起,刘媚媚也感受到了李大牛(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)的热情,她彻底放开了自己,就像是一条水蛇那样缠着李大牛。

  同时她还把手伸进李大牛的裤裆里掏了掏那玩意,这玩意的规模可把她吓坏了。

  李大牛猴急地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脱光光,当然也把刘媚媚的衣服也都脱光了,两人之间交缠在床上,肆意地翻滚着。

  身体上的摩擦给李冰带来了极大的快感,同时他的头还埋进了刘媚媚的胸脯那儿。

  刘媚媚舒服得叫出声来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d.aspx?5847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d.aspx?1537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d.aspx?1822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d.aspx?1965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d.aspx?5434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d.aspx?1985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d.aspx?6173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d.aspx?8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