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xvideos tube8,新手必看

有没有功夫,一出手就能看个真切,叶凡早看出云鸽步伐稳健,呼吸绵长,看出是个好手,到她一出脚,才知道走眼,这哪是好手,明明一高手。

  电石火光间,云鸽的一脚已经快踢到叶凡的脸上,她仿佛都能看到叶凡和着血沫子口吐几颗大牙,人侧飞出几步,倒地抽搐几下后晕倒的情形。

  可是鬼一般的,十拿九稳的一脚竟然落空了,叶凡鬼一般消失了。

  人呢,人哪去了?云鸽保持上踢的姿势楞了一下神,耳边传来一个声音:“还真是紫色的,啧啧,就那么点布料,遮到的地方可真不多。

  不对,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布料呢,遮到的地方太多了。

  ”顺着声音看去,云鸽耳根子红透,一股热涌到肺部,差点喷出一口甜血来,因为叶凡笑眯眯蹲在她脚边上,视野好极了。

  “我杀了你!”云鸽气疯了,放开手脚,一点不留手,高高扬起的腿改下劈,脚跟直劈叶凡的后脑勺。

  叶凡刚才蹲下躲过侧踢,这次双手在地上一撑,双手双脚用力朝边上挪了点,距离不多不少,刚好够躲开云鸽的脚。

  用尽全身力气,势大力沉的一个下劈落空,云鸽的脚跟实打实的落在坚硬的水泥路边上,痛得浑身打哆嗦,想继续踢叶凡,可腿脚不利索,踉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抱着腿咧着嘴,像是痛极了。

  叶凡笑语道:“看你的身手,没高人教不出来,你师父没教过你,不死战不可以用全力,出拳留一份劲,关键时候好卸力?”“不用你管,王八蛋,你不得好死!”云鸽怒骂道。

  “行,我就没指着好死,我看看你脚。

  ”叶凡不由分说坐在云鸽边上,把她两条小腿搁在自己腿上,抓住她受伤的脚。

  “混蛋,你放开我!”云鸽又羞又气,想抽回腿,却没叶凡大力,只得用另一只脚往他腰上踹,我踹,我踹死你。

  “姑奶奶,我给你治伤,又不是让你怀孩子,至于吗?”叶凡被踹了几下,腰眼生疼,干脆屈指在云鸽腿上麻穴上弹了一下,让她消停下来。

  “王八蛋,我不要你假好心,你快放开我,滚得远远的!”云鸽两腿没法动,干脆用拳头打叶凡肩头。

  拳头如雨点般落下,但力道比腿上差了不止三倍,叶凡没觉得一点儿痛,也就由着云鸽。

  云鸽脚上穿着透气性极好的运动鞋,叶凡想先把鞋袜剥下来,可是刚解开鞋带往下剥,云鸽口中吐出:“痛!”痛苦难耐却发(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)自内心毫无掩饰做做的一个单音字节,让叶凡半边身子都麻了,漂亮女人是男人恩物这句话一点儿不假,极品美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,包括一个字都能勾男人的魂。

  叶凡坏笑着,脸蛋凑向云鸽,看着她的红唇,“给我亲一下好吗?”云鸽推开他的脸,“你休想!”“我也没打算今天亲你,看看这是什么?”叶凡晃了晃手上的鞋子,他分散了一下云鸽的注意力,快速给剥了下来。

  再小心翼翼剥下云鸽脚上袜子,叶凡目中出现一只晶莹圆润还带着浓浓女儿香的小脚丫子,美中不足的是,脚跟肿的像是馒头般。

  “你轻点,好痛。

  ”云鸽这会儿心里的火消了不少,注意力从叶凡身上移到了脚上。

  叶凡聚气于目使用天眼术,探查云鸽伤处,片刻后探查完毕,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,老婆你的脚后跟骨头裂开了。

  ”“还没什么,骨头都裂了!”云鸽话出口,又觉得不对劲,“谁是你老婆?还有啊,你怎么知道我的骨头裂了?”叶凡说道:“行行行,不是我老婆成吧。

  孩子他妈,我是半个神仙,能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东西。

  你的脚骨没什么大事,随便送一家医院包扎一下,吃点药,半个月就能完全愈合。

  ”“你滚开,我不想和你贫,遇上你算我倒霉,滚远点!”云鸽取出手机准备联系朋友来接自己,心里暗悔,遇上小人最好躲远点,自己没事和这叶凡这没廉耻的较真干嘛。

  叶凡探手夺下云鸽的手机,笑眯眯如老狐狸般说道:“和你打个商量,你的伤,我能立即给你治好。

  ”云鸽气鼓鼓说道:“你还真当自己是神仙了,滚一边去,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脸。

  ”“别管我是不是神仙,能治好你的伤是真的。

  可是啊,你总得有点回报吧。

  ”云鸽看了看伤脚,就算没伤到筋骨,单单消肿也得一两天,哪有立即治好的道理,叶凡的话她压根不信,“好啊,你治,你要能立即治好,让我干嘛都成。

  ”“话可是你说的,不能反悔。

  ”叶凡说完,开始在云鸽脚上忙活着。

  叶凡探手在云鸽受伤的脚跟处,轻轻摩挲了几下,指尖在上面画了一个符文,运内气注入其中,口中念念有词道:“肉体速速复原,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云鸽眼见叶凡古古怪怪的,一只手指碰在她的伤处,忽然间一股清凉的气息从他的指尖涌进自己的身体,不多时充盈了整只脚,眨眼间,肿处很快消退了,再没痛楚的感觉。

  云鸽揉了揉眼睛,没错,脚上的伤没了。

  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是见鬼了。

  不对,世上哪里有鬼,难道是幻觉?再掐了下肉,不痛,再掐,还是不痛,确实是幻觉。

  “一点不痛,奇了怪了,我怎么做这种荒谬的梦?”云鸽自言自语道。

  叶凡痛呼:“喂,谁说你做梦了,你是不痛,可你掐的是我的腰!”“姓名?”“老公。

  ”“去你妹的,老实回答。

  ”“你不早就知道了,你老公我姓叶名凡。

  你就那么喜欢听你老公的名儿,要不我多说几遍?”“好,我忍,我脾气不好我也忍。

  你的年龄、籍贯、学历、家室,住址都报出来。

  ”“我比你小个一两岁吧,夏国人,幼儿园毕业,家世深不可测,后台比钻石还硬,不过保密不能说,暂时居无定所,以前住一大山沟里,地址也不能说。

  ”叶凡就穿个裤衩子坐在地上,腿上搁着云鸽的两条小腿,手在云鸽柔弱无骨的小脚上不老实着,嘴上敷衍着云鸽的问题。

  云鸽蹬了蹬腿,甩开叶凡的手,瞪着眼嘟着嘴娇俏说道:“气死我了,你这算什么回答,老实点,一五一十说出来,免得我动手。

  ”叶凡又摸上了云鸽小脚丫,这只小脚他可舍不得撒手,嘴上说道:“你拐弯抹角不就是想问我怎么把你的脚眨眼间治好了,对吧。

  ”云鸽点了点头,抽回小脚,捡起鞋袜穿好,好奇的打量着叶凡,“你快告诉我,刚才你到底用什么方法。

  我就算没学医,常识也知道伤不可能那么治好的,你到底用什么办法治的?”“那我实话说了,我用的是仙术,你要想学,只要做我老婆我就教你,男女修炼更有效哦,要不咱们试试?”叶凡说道,虽然有点玩笑的味道,可他用的确实是仙术,或者说伪仙术,也可以说是道术。

  “仙你妹,有神仙像你这样?哎,你怎么摸上腿了。

  ”难怪一遇见自己就苦大仇深的,原来云鸽看到了他和于梦瑶的事情,叶凡说道:“就是仙法咯,不信也没办法。

  别管我用什么方法了,把你伤治好了是真真的,报答嘛,别的不要,我就要你以身相许,给我生几个胖娃娃。

  ”叶凡边说,边盯着云鸽的身前,嗯,虽然不如于梦瑶,可同时喂饱双胞胎,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被叶凡盯着看,云鸽别过眼去,脸色一红,可想而知昨晚上那个女人受了何等残酷的摧残。

  好啊,明明有女人,还来招惹人家,云鸽心里有气,把叶凡凑近的脸推开,凶道:“你做梦去吧!”站起身,拍掉屁股上的灰土,叶凡说道:“说了是仙术,信不信由你。

  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,又是同路,载我一程,送我去花都市怎么样?”“你去花都市干嘛?”“我去花都市,自然有我的原因。

  ”叶凡伸出手,“老佛爷,还要我拉您起来呢?”“德行!”打开叶凡的手,云鸽自个儿站了起来,随意走动了一下,神了,一点不适感觉都没有,腿脚麻利着呢。

  云鸽双手环抱身前,歪着头绕着叶凡身边转悠,仿佛想把他看个通透。

  叶凡说道:“知道我身材好,你也不用那么直接,这里人虽然少,可还是有人看到。

  瞧见刚才骑着电瓶车那大姑娘看你的眼神没,八成把你这个交警看成色女郎了。

  还是,你真想对我做什么?”云鸽只顾着瞧,也不理叶凡,末了伸出手,在叶凡胳膊上摸了摸。

  摸完胳膊,又摸了摸他的后背和胸口,确定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大活人,不是个鬼怪。

  被云鸽的手弄得痒痒的,叶凡抓住她的手,玩笑道:“我可是正正经经的良家大少,你可别伸出魔爪,我怕。

  ”“你是正经人,猪都会上树,狗都会说人话。

  ”云鸽瞧着叶凡,想着该怎么办,他的治病手法很高明,就像是神仙一般,可是他的脸越看越可恶,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算得上一极品美少年,可是一脸坏笑,嘴上手上心里都不老实。

  

不等她反应过来,身后“蹬蹬蹬”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,三个满脸凶神恶煞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。

  “艹他妈的,连我的女人都敢玩!是这房间吧,干!”粗口声中,一人抬起便是一脚。

  “砰”的一声,旅馆年久失修的房门应声而开!几声惊慌失措的尖叫,房间内两条肉虫迅速分开,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抱着被子大声哭泣,而一个男的则正满脸惊恐的往后面躲,他面白如玉,帅气的面容上这会却只剩下了惊恐和慌乱,正是徐浩无疑!“这个女人在外面望风,肯定也是这男人一伙的,把她也带进去!”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低骂一(姐弟乱性)声,拉着梅香就往里面扯,可怜梅香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,就已经被带进了房间里面,随后房门“砰”的一声再次合拢!看到梅香也被抓进房间,躲在暗中的我,这才冷然一笑,走了出来。

  刚才那三个男人中,其中一人正是赵飞,这一切自然都是我们之前设下的陷阱,运气好的是,猎物成功落入陷阱之中。

  “那个小白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稍稍一勾搭,他就迫不及待的上钩了,那妓女浓妆艳抹的样子丑死了,亏他下得去嘴。

  ”一个有些轻蔑的讥嘲声在我耳旁响起,声音婉转如银铃,偏偏说的话却是有些不堪入耳。

  这都是赵飞之前就定下的计策,我们给徐浩玩仙人跳,先让他跳进来,再好好的治他。

  关键是要把徐浩和梅香的关系彻底搞僵,让梅香陷入孤立无援之境,这样才好让我出面哄她去把房子给卖了。

  就像罗筱说的,那个妓女浓妆艳抹也不漂亮,原本我们的打算,是先让妓女试试,如果妓女不行,到时候再换罗筱亲自出马。

  当然,如果罗筱出马,效果要差上一些,毕竟也不能真让她跟徐浩上床,没有捉奸在床,给梅香带去的冲击力自然也会弱上一些。

  还好,赵飞受了我一晚上的刺激,早就憋红了眼,那妓女稍稍一勾搭,他便立马上钩。

  “你们男人啊,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”罗筱淡淡的笑,妩媚而风情。

  我侧头看了眼身旁的女人,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,昨晚才刚刚经历过女人的我非但没有觉得乏味,反而觉得对方越发的吸引我,尤其是对方那随着呼吸起伏的酥胸,更是让我有些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。

  罗筱这个女人,还真是会打扮。

  这么多年过去,我还是对她无法忘情。

  可惜,为什么她偏偏是赵飞的女人?如果不是的话……我有些想入非非,但以女人的敏感,罗筱显然察觉到我在偷看她的胸部。

  她横了我一眼,罗筱的颜值虽不能说是顶尖的那种,但这个女人有风韵,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女人的妩媚感,这个似乎是与生俱来。

  至少在我初中时,她便已是这样,也是因为这,我才暗恋了她足足三年时间,更是不知道多少次的,在午夜梦回时,与她在梦里发生关系。

  “看够了没有,昨天晚上那骚女人还不够你折腾的?”她淡淡一笑,带着她特有的风情勾了我一眼。

  我有些受宠若惊,罗筱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我,她对待我的态度从来都是直来直去,有时候甚至还会恶语相向。

  “她怎么能跟你比。

  ”我声音有些发虚,但听了这话罗筱却显得很高兴:“算你识相,对了,我和赵飞这么帮你,我们的那份你可别忘了。

  ”难怪她会对我多看几眼,原来还是为了钱。

  我心中有些发酸,不过还是勉强笑了笑:“哪能呢,我罗志不是过河拆桥的人,放心好了。

  ”说了这话,房间里面突然传来尖叫打闹声,我与罗筱对视一眼,有些按捺不住好奇,偷偷的走近了些去听。

  房间里,传来赵飞叫嚣的声音:“你他妈的敢玩我女人!今天这事你说怎么办?”徐浩带着哭腔:“几位大哥,是她勾引的我,我真不知道,我……”“去你妈的!不给你点颜色看看,你还当我们好骗是吧,我的女人会勾引你,你他妈的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!”赵飞暴怒大骂,接着便是拳打脚踢和徐浩的求饶声。

  告一段落后,赵飞再问:“你说吧,现在你想怎么办!”徐浩被打怕了,哭道:“赔钱,我赔钱。

  ”房间里安静了一小会,随后赵飞的声音变得急切了起来:“赔钱的话,你能给我多少,要不你拿八万块过来!”“我哪有那么多钱。

  ”“那少点也行,六万,六万你总有吧?!”赵飞开始不耐烦了,在门口偷听的我,却是有些心底发寒。

  听赵飞这般急切,要是徐浩当真拿出六万块来,赵飞会不会转手就把我给卖了?反正又不是他说的要卖房子给黄彪,他只要能拿到三万块给黄彪,那混子头怕也不会太为难他,到时候,他和罗筱就还存下来三万块钱。

  说不定,为了这三万块钱,他还会倒打一耙,唆使徐浩和梅香快点把我的房子随便卖了,好给他拿钱抵账。

  要是以前,我断断不会这样去想别人。

  我总是会把人往好里想,觉得这世上的人都是和善的,但是经历过梅香的这些事后,我的思维模式也开始随之改变,我开始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,来思考人心善恶。

  还好,我这最坏的想法没有成真,不过这还要多亏了徐浩的猪脑子。

  看不清形势的徐浩,还打算在那讨价还价:“六万块我是肯定没有的,几位大哥,你们评评理,就她这种货色值这么多钱吗?要不少点,我咬咬牙拿个一万给你们?要是可以,我回头就去取。

  ”如果是普通的仙人跳,一万块都是赚大了。

  可惜徐浩错估了形势,赵飞也怕夜长梦多,见拿不到更多好处,当场便翻脸继续按照剧本来演。

  “艹你妈的,当我们是要饭的啊!她是我的女人,你他妈还敢嫌她丑?我艹你大爷!”赵飞的声音满含愤怒,似乎又踹了徐浩几脚,然后猛地做了什么事,就听得梅香陡然一声尖叫,随后又给捂住了嘴巴。

  “叫你妈啊叫!再叫信不信我让人强干了你!”赵飞怒骂了梅香一声,又对徐浩道:“小白脸,你既然拿不出钱,那行,我们换个法子玩。

  ”“啊!你把刀拿出来干嘛,有话好好说,千万别动刀子。

  ”“现在知道怕了?你玩我女人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。

  艹你妈的,你给我听好了,我他妈给你两个选择,这是你的女人对不对?”徐浩不说话了,但很快他又被人打了几下,不得不带着哭腔道:“是,她是我女人。

  ”赵飞说:“是你的女人就好办了,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你让我捅你一刀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我也算报了仇。

  要么你的女人也给我们哥三玩玩,你说怎么样?”赵飞的条件一出口,徐浩当场又缩卵了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没人会不怕刀子,更何况徐浩这种娇生惯养的小白脸。

  赵飞却不放过他,他似乎走近了徐浩旁边,然后做了什么事,徐浩被吓得当场大叫起来:“不要,你不要捅我,求求你不要捅我,我不想死——”在赵飞的威逼下,徐浩彻底崩溃了,带着长长的哭腔。

  赵飞却继续紧逼他:“你不想要刀子,那就是不要你的女人喽,我数三声,你让你女人乖乖的脱衣服给我们玩,要不然下一次我真捅你!”“三。

  ”“二!”“看来你他妈的是要找死!”“不要,不要啊!梅香,梅香算我求求你了,你不是爱我吗,你不是愿意帮我做任何事吗,反正你给骡子那笨蛋也是玩,干脆你就再帮帮我……我不想死啊!”“哈哈哈,还等什么,兄弟们给我上!”赵飞大笑一声,接下来,房间里便传来梅香的挣扎怒骂声,甚至我还听到了衣服被撕裂的声音。

  我心中一紧,梅香到底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,我还很是喜欢过她一段时间,赵飞他们该不会假戏真做,要把梅香给真的上了吧?毕竟赵飞带来的那两个陌生男人看着也都凶神恶煞的,我还真没把握他们是否会精虫上脑,把梅香真的给硬上了。

  所谓关心则乱,就在我开始胡思乱想时,赵飞的声音及时的响了起来,救了梅香也把我从莫名的忐忑中解脱出来。

  “姑娘,你叫梅香是吧,我看你也是个烈性子的贞洁烈女,我们兄弟只求出这口恶气,倒也没想着真的难为你。

  你让我们放了你也行,这样,你去踢他一脚,这个小白脸勾引我老婆,你踢得他越狠,我解了气,就当场放你走怎么样。

  ”里面安静了一小会,就在我想要再凑近些听时,陡然间,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。

  “啊——”这是徐浩的叫声,声音凄厉至极,间中还夹杂着梅香的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王八蛋,无耻下流!在你眼里,我难道就是个婊子吗,我踢死你,我踢死你啊!”梅香的声音中透着刻骨的恨意,便是房间外的我听了,都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这可不是我们剧本上的一段,谁也没想到梅香会突然发疯。

  站在门外的我与罗筱对视了一眼,我那时肯定是面色煞白,罗筱却是眼神勾人的一笑,凑到我耳旁,轻声道:“你的女人有够凶的,下会你也小心着些,别把你的驴蛋子给踢碎了才好。

  ”罗筱嘴里说着粗话,她此时笑容妩媚,偏偏在我看来,却是如同蛇蝎,想到不久前还被我搂在怀里的女人,现在正在疯狂的乱踹徐浩的裤裆,我仿佛也感同身受,浑身都在发凉。

  毕竟,那女人的第一次,可是被我给阴了去。

  要是她当真发了狂,会不会连我也……我不敢想下去了,而且也容不得我多想。

  房间里的赵飞他们已经准备出来,听到脚步声响起,我和罗筱忙退后了几步回到了角落里。

  房门打开,赵飞他们快步走了出来,经过我身旁时,他还不忘压低声音交代道:“别出了人命,要不然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”他推了我一下,我心领神会,忙跌跌撞撞的朝房间里跑了过去。

  房间里,全身光溜溜的赵飞捂着下面在地上哀嚎滚动,梅香则身上衣服都被撕裂开来,披头散发的跪在地上,整个人痴痴傻傻的跪在那里,眼神也已经没有了丝毫焦距。

  我装着气喘吁吁的样子快步跑了进去,二话不说先脱衣服把梅香春光大泄的身子给包住,然后才紧紧的抱住了她,焦急道:“梅香,你怎么了梅香,你说句话呀,你别不说话,怎么会搞成这样。

  ”“你怎么才来,你怎么才来。

  ”梅香呢喃着念叨了两句,整个人都仿佛魔怔了。

  “我刚才拉肚子,刚才那些出去的王八蛋是谁?艹他妈的,我去废了他们!”“不要!你不要去!”梅香突然尖叫一声,一把紧紧的抱住了我:“他们人多势众,我们斗不过他们的,你不要去啊!呜呜,我好怕,我刚才真的好怕!”梅香终于是在我的怀里大哭起来,她还能哭,说明精神没问题。

  我松了口气,这个女人虽然恶毒,但毕竟我曾经想跟她就这样过一辈子的,到了这会,我还是忍不住心头怜惜她。

  又想到她的第一次也是被我夺去的,心里就更是软了些,紧紧的抱住梅香,脑子里也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梅香现在无疑是恨极了徐浩,如果她以后真的就和我一个人好,我要不要重新接纳她?这个念头一闪而逝,现在这会却根本不是深思的时候。

  一旁的徐浩惨叫声变得更大了些,我也怕当真出了人命,忙急匆匆的站了起来,问梅香道:“徐浩他怎么回事?他怎么还光着身子。

  ”梅香怨毒的看了徐浩一眼,却流着泪说不出话来。

  我也没想着她能跟我说清楚,冲过去把被单往徐浩身上一卷,抱起他就走:“你快跟我一起走,我们先把他送医院去再说。

  ”我当先跑了出去,等了一会,梅香才穿着我的外套,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。

  我松了口气,梅香没真被刺激的想要鱼死网破就好。

  镇子上的医院离我们住的旅馆倒是蛮近,我抱着徐浩一路狂奔,转过几条街道便找到了医院所在。

  刚好是在医生午休的间隙,还好急救室里有医生坐班。

  我把徐浩放在急诊室的病床上,徐浩这会也没那么痛了,有些缓过气来,脸色煞白的朝我感激的笑笑,又一脸狰狞的扭头看向梅香。

  梅香下意识的就往后面躲,我生怕徐浩当场把梅香和他之间的丑事都说出来,要是事情真的穿帮,接下来的戏还怎么演的下去。

  于是忙抬头看向医生道:“快帮他看看,他下面不小心伤到了,医生帮他看看有没有事。

  ”

黄昏时分,整个桃花村处于一种安谧的气氛之中,外出务农的人也早早的赶回了家里。

  这时,一道道异样的声音响彻山林,顿时惊得无数飞鸟四蹿开来。

  “你倒是使点劲儿啊!”“出不来,太紧,卡住了!”“你这么大个男人真是没用!”“不好,那里流血了!”一袭(三个洞都被塞满爽)薄衫打扮的周寡妇微屈着身子,死死的拽住手里的狗链,香汗淋漓,凤眉微蹙,俏脸之上止不住的担忧之色,最引人注目的是,她胸前的饱满完全的撑破了内衣,隐隐有不堪负重而坠落的趋势。

  在她的面前,一条中华田园犬硬是骑在一条体型弱小的金毛犬身上,发出各种亢奋的声音。

  两条狗俨然连在了一起,像是抹了胶水似的,怎么拉也拉不开。

  看到自家的金毛犬小花被折磨成那样,周寡妇忍不住骂道:“小波,要是我家的小花出事了,我跟你没完!”用力拽着阿黄的陈波也是郁闷不已,他每天吃完饭后都有遛狗的习惯。

  今天他跟往常一样,将自己家的中华田园犬阿黄牵出来散步,碰巧也看到了牵着狗的周寡妇。

  周寡妇原名周凤仪,是村里出了名的俏寡妇,长得年轻貌美,只是名声不太好,三年来改嫁了好几次,也接连死了几任老公。

  不过即便是这样,村里的男人也抵挡不住周寡妇的姿色,农村人本来就迷信,尤其是妇女,兴许是嫉妒周寡妇长得年轻漂亮吧,纷纷抱团挤兑周寡妇,给她取了个外号叫活阎王。

  意思就是人间的阎王,专门勾男人的性命。

  当时的周寡妇好像是刚洗完澡,头发湿漉漉的,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薄衬衫,在夜里特别的明显,陈波还没走过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儿。

  结果没等人激动,狗倒是先激动起来了。

  陈波家的阿黄噌的一下就蹿了过去,硬是扑在周寡妇家的金毛犬小花身上,然后就开始现场直播物种繁衍了起来。

  深山野林,孤男寡女,再配上金毛怪异的叫声,看得陈波尴尬症都犯了。

  你说这狗交配就交配嘛,大家各自离开就行了,偏偏周寡妇担心自家的小花有什么问题,非要让陈波拉开阿黄。

  “能有什么事儿,你看这畜生还挺享受的!”陈波撇了撇嘴,小声嘀咕道。

  尽管陈波的声音不大,可耳尖的周寡妇还是听到了,她俏脸一红,轻咀了一口道:“呸,回头我非得阉了你家阿黄不可!”说完话后,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陈波的胯下看去。

  “凤仪婶,你这也太残忍了吧!”陈波下意识的夹了夹腿,汗然道。

  “不止阿黄,你也不是个好东西!”陈波汗然:“婶,我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?”“哼,看够了没有?把你放在老娘胸上的狗眼拿开!”“看了能咋地?又不会怀孕!”“呸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男人都是银样镴枪头,中看不中用!”“你咋知道我不行?我对自己向来都是很自信的!”陈波不服道。

  “你要是有能耐,就来我家啊,看老娘不夹死你!”夹死我?“噗嗤!”听到这么露骨的话,陈波再也忍不住流出了鼻血。

  周寡妇一看到陈波怪异的表情,先是一愣,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,瞪了陈波一眼后,俏脸微红道:“我说的是用门板夹死你,你想到哪里去了!”“没多想,那啥,我妈喊我回家吃饭,我先走了啊!”陈波丢下一句话就彻底逃之夭夭了,他是再也不敢和周寡妇继续待下去了。

  这是在用黄段子强奸他陈波啊。

  实在是太恐怖了,女人四十如狼,三十如虎,一点都没说错。

  “这臭小子,真是越长越帅了!”看着陈波远去的背影,周寡妇忍俊不禁的笑道。

  一想到刚才两只狗的动作,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。

  落荒而逃的陈波并没有立刻返回家里,而是放了阿黄以后,他一个人去了山上的那个破道观。

  破道观的年代很久远,一直荒废至今,目前只有老道士一个人居住,平时也没什么人跑到这里来。

  刚一进去,外面就想起了炸雷声,随之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  “老家伙,小爷来了!”陈波进门后,擦了擦身上的雨水,随即打量起了道观。

  眼见道观空荡荡的,除了竖立在正屋的那座祖师爷泥像以外,再无他人。

  咦?人呢?难道又是去给李寡妇挑水,或者是王寡妇挤牛奶去了?陈波口中的老家伙是一个老道士,小时候陈波上山放羊迷路,无意中走到了破庙,老道士一看到陈波就惊为天人说陈波是什么九星命格,硬是厚着脸皮让陈波拜他为师。

  九星命格是什么,陈波不清楚,不过据老头子说好像是一种很牛B的命格,如果放在是古代的话,注定封王拜相。

  眼见老道士不在,外面又下着大雨,陈波索性就坐在了泥像面前的蒲团上面,成打坐的姿势,闭目养神。

  以前老道士给了他一本《巫医经》,说什么是巫医派的镇派宝典,学会了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。

  可陈波练了这么多年,发现除了力气大了点,身体长高了点,外加小弟弟变长了点以外,别的屁都没有。

  伴随着陈波默念巫医经的口诀,窗外的雷鸣声更大了。

  陈波没注意到的是,他身后的那座泥像隐隐有颤动的趋势。

  霎时,一道刺眼的闪电照亮整个道观,泥像轰然间倒塌,硬是砸向了陈波。

  陈波感觉脑袋一晕,整个人就昏倒在地。

  陈波不知道的是,泥像碎裂开来后,从里面暴露出一只鸡蛋大小的紫金蛤蟆,紫金蛤蟆在沾上陈波的血液,通体一震,旋即化为一道金光钻进了陈波的脑海之中。

  骤雨初歇。

  没过多久,只见一个老道士撑着把女人用的小花伞走了进来。

  如果村里的石匠看到这把小花伞的话,一定会很差异,尼玛这小花伞不是我老婆的么。

  老道士酒糟鼻子,年级约莫六十岁,一身灰色道袍打扮,上面破破烂烂的。

  重点是脸上布满了口红印。

  他进门就打了个道号:“无量那个天尊,昨夜我夜观天象,算准了今天是个好日子,却没算准香香来大姨妈,害得我白跑一遭!”“我的小祖宗诶!”等他看清昏倒在地上的陈波后,就跟尾巴着火了的兔子一样,顿时一个箭步上前将陈波扶起,伸手在其鼻尖一探。

  老道士随即松了一口气,在注意到一旁的泥像碎片后,老道士面色一变,连连告罪道:“无量那个天尊,罪过,罪过,不肖弟子今日打破了祖师法体,还望祖师爷勿怪,待得他日我定为祖师爷重塑金身。

  ”老道士小心翼翼的用布包裹好地上的碎片后,然后将陈波给抱到了里屋的床上。

  “咦,奇了怪了,以前我见这小子的九星命格暗淡,没想到在今日却被点亮了,是何理由?怪哉,怪哉!”老道士给陈波看了看面向,继而惊讶道。

  他急忙掐指算了半天,硬是没参透其中的玄机。

  陈波在梦里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,四周昏暗而又朦胧,唯一能看见的是远处有道用白玉铺成的阶梯,阶梯很长很长,一直蔓延到云端。

  与此同时,意识不清的陈波耳边响起了一道呢喃不清的声音:“巫者,篡天改命也,术精岐黄妙药长生……是故人定胜天!”最令他害怕的是,他居然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一个紫金色的蛤蟆,有鸡蛋那么大,好在的是蛤蟆好像是死物,一动不动的。

  老道士刚好端了一碗味道刺鼻的中药走了进来:“哟,兔崽子,醒了?”“老头子,不好了,我脑袋里突然钻了只蛤蟆进去!”陈波急忙说道。

  “没睡醒吧?你咋不说有条黄鳝钻了进去?”老道士哼哼道,换做谁也不信。

  “我说的真的啊!”见到老道士不信,陈波急了。

  难道我真的没睡醒?只是幻觉?“少废话,来来来,把我给你煮的这碗药喝了,然后滚蛋,老子还要下山去办事儿呢,你个臭小子昨晚把祖师爷神像给摔碎了,好在的是你没出什么事情,要不然你这个桃花村唯一的本土男丁就光荣牺牲了!”老道士不由分说的就把药递到了陈波面前。

  说来也奇怪,桃花村近五十年来,从未有过男丁,村里的汉子多半都是从外面招来入赘的,包括陈波的老爹也是上门女婿,本以为到了陈波这一代又是个女孩儿,可偏偏陈波却是个男丁。

  这可把陈波父母给激动坏了,陈波出生的时候,全村的老少爷们儿集体给陈波送礼物,什么鸡蛋啊,奶粉啊。

  “老家伙,你以前说的都是真的?我真要取九个老婆才能化解村子的诅咒?”忍者反胃把药喝了下去后,陈波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。

  闻言,老道士啧啧称奇道:“对,你们村是天然的孤阴局,正所谓孤阴不生,独阳不长,注定世世代代的孩子都是女性,但是却出了你这个变数,你只有娶满九个女人才能化解这个死局!”陈波搓了搓手,一脸羞涩的道:“那多不好意思啊,我以前的目标是娶四五个老婆就够了,你现在让我娶九个,太多了吧,虽然小爷对自己的能力很是相信,可是人多了也架不住肾亏啊!”“你怕什么?想当年老子可是有十二个……”老道士两眼一瞪,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急忙一顿,干咳道:“咳咳,老子随随便便给你配一副壮阳药,别说九个了,保准你夜御十女!”“……”陈波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,最后弱弱的道:“老头子,我真心觉得师门的名字应该换一个!”“换成什么?”“我觉得叫污衣派更好,你看看你穿得又破又烂,不修边幅的,还时不时下山往寡妇窝里钻,实在是太污了!”“我打死你个兔崽子!”“站住,别跑!”离开破道观后,陈波嘴里叼着草根,一路哼着小曲儿往山下走去,刚过了山坳,远远的就看到了路边停了一辆小轿车。

  仔细一看,陈斌认出了车子的型号,长安CX52,全村唯一的一辆轿车,也是村长孙长贵家的。

  荒山野岭的,把车开这儿来做什么?耐着好奇,陈波旋即走了过去。

  近距离观看之下,他发现车子的窗户紧闭,伴随着车身的摇晃,里面隐隐传来一道道娇喘和浓重的呼吸声。

  尽管看不见里面的情形,可通过声音,陈波还是认出了里面的人。

  是村长孙长贵和石头叔家的翠花婶!用屁股都能猜到里面的俩人在干什么。

  看来村里的传言是真的,没想到石头叔刚出去打工不到一个月,翠花婶就和孙长贵搞在了一起。

  想到平时石头叔对自己的好,陈波低下头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,准备砸窗吓死这对狗男女。

  就在他刚要砸下去的时候,里面响起一道重重的闷哼声,然后车子停止了晃悠。

  从里面传来了翠花婶软绵绵的声音:“你个死鬼,我家石头刚走一个月,你就来找我,而且还是在车子里!”“嘿嘿,我不是一直听人说车震很刺激嘛,所以来试试,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你还跟小媳妇儿一样紧啊,难道是石头没碰你?”车窗被摇下,从里面伸出一直夹着烟的手,接着响起了村长孙长贵的贱笑。

  “别提那个死鬼,看着人高马大的,谁知道却是个废物,没几下就不行了,对了,听说乡长这几天要来视察,那块地的事情你可得尽快搞定,要不然老娘以后都不理你了!”“你放心,不就凤仪那死鬼老公的坟地嘛,好说,我已经派徐会计去她家了,孤儿寡母的,想要收拾她还不是脱脱裤子的事情!”“徐会计那老色狼?要是那样的话凤仪那骚娘们有得爽了,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女!”听到这里,陈波再也忍不住愤怒了。

  原来村里在搞开发,刚好凤仪婶老公的坟处在开发区的正中位置,听说能解决不少钱,然后石头叔家的翠花婶估计是看上了那笔补助金,这才和村长孙长贵搞到了一起,想要把那块地巧取豪夺过来。

  而孙长贵口中的徐会计,名叫徐大明,平时专门和孙长贵狼狈为奸,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亏心事。

  “要不再来一次?”说到这里,孙长贵欲望再次高涨,手也控制不住的在翠花婶身上游走了起来。

  “砰!”就在村长兴致勃勃的时候,突然听见一声巨响,车窗随之被砸碎。

  “什么人?”孙长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,顿时惊慌失措的问道。

  “好像是陈波那混子!”翠花婶紧张的用手捂着身子。

  “狗男女,去死吧!”陈波扔下一块石头,撒腿就跑!“徐大明,你要是敢对凤仪婶乱来的话,看我不弄死你!”说完话后,陈波朝着凤仪婶的家就飞快的跑了过去。

  凤仪婶的家在村西头,位置比较偏。

  好不容易赶到凤仪婶的家里后,陈波发现她家的大门被反锁了,里面隐隐有哭泣的声音。

  “徐大明,你别乱来!”听到这个声音,陈波愤怒的一脚踹向大门,大门应声倒地。

  这也吓了陈波一跳,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?难道是跟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有关?事情紧急,陈波愣了愣就直奔凤仪婶的房间跑去。

  只是往里面看了一眼,陈波的眼睛顿时就红了。

  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子趴在凤仪婶身上,边脱凤仪婶的衣服边解自己的皮带。

  而凤仪婶此刻早已衣衫半褪的仰躺在床上,露出大片雪白,双颊潮红,脸上隐隐有挣扎之色。

  显然是中了迷药。

  “混蛋!”陈波恨得咬牙切齿的,随手抓起一个擀面杖就冲了进去。

  里面的徐会计下意识的回头一看,迎接他的却是一个擀面杖!“砰!”擀面杖正中徐会计的面门,他整个人被陈波一擀面杖给砸飞在地上,鼻血流了一地。

  “陈……陈波,误会,误会啊,别乱来!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e.aspx?2369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e.aspx?328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e.aspx?5332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e.aspx?6743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e.aspx?6177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e.aspx?7341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e.aspx?4117.html

https://www.awarenessbracelets.top/twe.aspx?3150.html